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可以洗澡

这里是一个离城区很远的复读学校,环境幽静,所以我才选择了这里。可是,唯一有点不好的就是,这个复读学校是和一个大专共用一个校区的,什么田径场啊什么宿舍什么的,都混在一起。只是宿舍方面,我们这些学生住在五楼,也就是顶楼罢了。

我们初来乍到,对这里并不熟悉,一直奇怪为什么在寝室里没有洗澡洗衣服的地方,找遍了整个楼层,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可以洗澡,除了两头有两个水龙头以外,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接水了。

我们就这样不洗澡不洗脸地过了一天,然后我们才被告知原来是有地方洗澡的,澡堂子就在宿舍楼的地下室。而之前入学的时候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张卡,结果那个是热水卡,也就是说是去地下室洗澡的时候弄热水用的。我们也是无语了,这一个复读学校还搞这么麻烦啊,人家都是直接一次性收费的诶。可是没办法,毕竟自己是来读书的,学校不是自己开的。

这天我们第八节课进行大扫除,并没有课务,相关的同学在教室搞卫生,于是我就和同寝室的几个同学一起来到了地下室,来参观一下这澡堂子到底怎么样。

地下室是有铁门的,而且还会被锁。不过应该是要搞卫生的原因吧,反正我们几个下来的时候铁门是开的。这个地下室澡堂的构造也真是好玩,一条走廊,然后两边是几个洗澡的隔间,一点掩护或者说是一点岔开都没有。不过,看起来里面的设施还挺好的样子?

我们转了一圈,发现看起来感觉还不错,就准备上去拿衣服来趁着这个时候时间有多洗个澡,毕竟昨天一整天加上今天白天一个白天没有洗澡了。我们从地下室里出来来到一楼,正好碰上了几个住在一楼宿舍的大专的,他们看我们从地下室里边上来,用那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们几眼,仿佛就好像看什么奇特物种一样。天啊,我长得有那么奇特嘛?

我们本来打算现在洗个澡的,可是刚刚收完衣服就听到窗外楼下有人叫我们。探头出去一看,原来是班上的同学被班主任叫来叫我们先回教室一趟,有点事情。哎,看来这先他人一步好好洗个澡的愿望是泡汤了哟。

等到我们忙完事情的时候已经没时间了,只好等到下晚自习的时候再过来。匆匆忙忙地拎了桶子衣服沐浴露啥的就下楼来,本来以为这么多人肯定会人满为患的,可是没成想地下室里面却空荡荡的,隔间里面也都是干的,看起来没有人来洗澡过一样。嗯?什么情况?我们虽然有点诧异,可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先赶紧地,洗澡要紧。

我们选的是离楼梯口近的一个隔间,毕竟也懒得走了,就近原则嘛。

热水雾气氤氲之中那叫一个舒服啊。可是忽然之间,隐约听到在哗哗的水声里面还夹杂着一点不同的声音,与这个澡堂似乎有点格格不入。我看着我那几个同学,发现他们也都互相看着,面面相觑。显然我们都发现了这夹杂在水声中的声音。几个人同时把水龙头关掉,顿时地下室里一片死寂,我们大气也不敢出,听着那声音,都听得头皮发麻,背上冒冷汗。

听起来那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歌声,可是吚吚哑哑的却根本就听不懂唱的是什么。而且,这声音阴阴惨惨的,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在这特定的氛围下倒显得有几分可怖。而且,这里是男生寝室诶,哪里来的女人歌声?莫非是有谁要故意吓我们这些新生?

有两个同学就是这样想的,他们一起走了出去,想要找出那个音源,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走廊里的灯坏掉了,他们带着手电筒,向黑暗深处走去。听起来,声音像是从那黑暗深处发出来的。

我们在里面静静地等着,却是没多久就听到了两声尖叫然后就是慌乱的脚步声,看到他们两个慌慌张张地跑回来,眼里尽是恐怖,拉着我们就往楼上跑去。原来,有一个隔间是铁门锁着的,他们刚手电筒照过去,却是发现一张十分恐怖的脸贴着铁门正死死地盯着他们俩,他们吓得手电筒都丢了就跑了回来。而这样一来,我们谁也不敢再去洗澡了,可是我们不去不代表别的寝室没有人去。

第二天我们是被救护车的鸣笛弄醒来的。一问,才知道,昨天晚上有个人死在了地下室里。而死亡原因不明,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但是浑身的血却被抽干了一样,十分的干瘪。还有一个人呢,却是被吓疯了,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有鬼,有鬼。

咦?我们想起来昨天晚上我们的经历,不由得心中一阵恶寒。可是,突然听到了人群中有人说要过去探探险。其实我是拒绝的,可是却被硬拉着去了。又是下午,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向地下室走去。

嘀嗒嘀嗒的流水声传入耳畔,我们于是便一个个地都打开手电筒朝那滴水的地方走去。我提醒了他们一下,可是领头的人却是毫不在意。果不其然,滴水的地方就是昨天他们见到鬼脸的那个被锁上了的隔间。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竟然闻到了一丝丝的血腥味。

看来他们为了这次探险还准备了一下啊,竟然带来了钳子。我就这样默默看着他们把锁破开,打开了门我无法阻止。手电筒照进去,原来是一个水龙头在不断地滴着水。好像是没关紧吧?那个领头的过去就要拧紧,可是却听得他一声怪叫。呀!我们看过去,那里滴的哪里是水,明明是暗红色的血!而他呢,好像是拧错了方向,顿时那血水就哗哗地流了出来,溅了许多到他的身上。而在这哗哗声中,我好像又听到了那幽幽的歌声,顿时就一身鸡皮疙瘩,拉起旁边的人就跑,可是来不及了。

八成那水有问题,只见那个领头的突然发了疯一样拿起手中的大钳子开始对身边的人乱砍,大家纷纷避让跑出,可还是有两个人被打伤。“啊!他的背后又是那张脸!”忽然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声音,我扭头一看,正是昨天那两个看见鬼脸的人。可是,为什么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们正想要怎么办的时候,却见他忽然拿着钳子敲向了自己的天灵盖…而此时,我们只觉周围气温骤降,阴风阵阵,哪里还敢多待,赶紧跑。然而出来一查人数,却还是少了两个。所以说,不要做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