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都是相当重视的

  也许有人感到很奇怪,中央党校是马列主义熔炉,主要是学习和宣传马列主义理论,中央党校和古典文学还有什么关系?其实,中央党校已经走过了八十多年的历程,它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都是相当重视的,讲文化,讲历史,讲中国的,讲外国的,除了“文化大革命”那十年是空白之外,党校的文化传承一直在延续。董必武、成仿吾、刘少奇、杨献珍、艾思奇、胡耀邦、王震、蒋南翔、高扬、习近平等历届党校领导,在他们的许多讲话中,都强调学习和发扬传统文化的重要性。他们是著名的革命家、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对古今中外文化遗产的热爱和大力发扬,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家喻户晓。

  1961年9月,我从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调到中央党校语文教研室工作,讲的第一堂课是在大礼堂东教室辅导《庄子·秋水》,当时的教研室主任、著名作家何家槐很重视庄子,当然也很重视这堂课。他说,如果有什么难点,你可以去请教哲学教研室的孙定国。我是逐字逐句地先把原文讲解一遍,然后再归纳几个问题来阐释。能把《庄子·秋水》讲明白,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它表面是生动的寓言故事,实际上蕴藏着琢磨不透的深刻哲理。自己初来乍到,学识有限,自感力不胜任。之后,我把讲稿整理出两篇文章在《光明日报·哲学专刊》上发表。何家槐、孙定国对我的文章都说过一些夸奖的话语。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文史部每周一次在大礼堂讲“文史讲座”,给文化班、新疆班、培训班、业余大学以及校外在职研究生班,都讲过古典文学,我讲的课有“先秦诸子散文”“先秦诸子寓言”“《史记·项羽本纪》”“魏晋南北朝诗歌”“唐诗选讲”“唐宋八大家散文”“宋代诗词、散文”“元曲”“古文选讲”等。我的课一直延续到2006年。在校外讲过“汉代诗赋”“唐代诗歌”“古文选讲”等,主要单位有:空军指挥学院、航天二院、水利部党校、铁道部党校、北京市委直属机关党校等。古典文学反映了许多传统文化的精髓。传统文化,精华与糟粕共存。我们研究传统文化一定要坚持正确的方向,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我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一笔丰富的文化遗产,它的丰富内涵包括:刚健奋进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具有朴素唯物论辩证法的民族智慧;勤劳俭朴实干力行的民族素质;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民族气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治国抱负;为民而死重于泰山的人生价值;民贵君轻天下为公的民本思想;敬老爱幼为人助乐的传统美德;尊师重教器重人才的良好风尚;锲而不舍上下求索的治学风范等等。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可以振奋人心鼓舞斗志,可以增强民族凝聚力和自豪感,可以激发爱国主义思想感情,可以推动民族团结和民族进步,有利于反腐倡廉,有利于扩大中华文明在世界的影响。

  有时和学员聊聊学习情况,让我感到他们求知的强烈愿望。这说明,传统文化确有魅力。有时,我把自己写的书赠送给他们,留作纪念。他们也有回赠。一位学员送我一部精装的原文与中文对照的《古兰经》,我如饥似渴地品读,偶有收获,就在以后的讲课中引用。一位学员知道我的老家是在河北丰润,他就把一大本《丰润县志》赠送给我,空闲时,我竭力去寻找一百多年前故乡的踪迹。从总体来看,讲课还是受到了欢迎,获得了应有的肯定和鼓励。一位在职研究生班的学员给我写信说到:“通过本学期的古文学习,进一步感受到我国古代文化的博大精深,每学完一课,都从中受益颇深。尤其是那些为官要清白做事要正直、履职要敬业的文章,更使我在心灵深处得到教益。”一位学员特意打电话告诉我,她的“年终总结”特意写了一段学习古文的心得收获。这些温馨的话语,对我是一种鼓励和鞭策。多年以来,我把讲义、文章整理了一下,陆续出版了一些书籍。有的还印成了多卷本的宣纸线装书,闲来翻阅,在书的天头上涂涂抹抹地写点心得体会,也是一种极大的精神安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