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作为中国人传统的主流精神信仰

  近年来,“国学热”渐渐兴起,全国多地大兴读经之风,甚至倡导穿汉服、行古礼。笔者认为,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传统的复兴是种必然现象,也是正常现象。然而,现在渐渐兴起了一种带有“复古主义”色彩的思潮。最典型的,就是一部分人认为,中国发展的根本之“道”,只能在儒家,甚至认为“舍此道之外,别无他路”,有的则主张应该接续中国历史上的“道统”。

  如果说“传统”的复兴是个必然与客观现象,那么,笔者认为,这样的理念显然是“矫枉过正”了。它有悖于真正的现代化的精神,正如孔子自己说的:“过犹不及。”

  中国近代发生的巨变,儒学作为传统的官方“意识形态”而告失败,固然有历史的特殊原因,但更主要的,是“现代化”使得儒学不得不走下了“独尊”的神坛。——当然,将儒家赶下神坛的节奏与手段,充满了过激,也是欠妥的,它导致了我们长期以来对传统的过分反对。

  那么,现代化到底指什么呢?这是多年以来备受关注的话题,对于中国来讲,也是个很关键的问题。笔者认为,如果要谈它的根本含义,还是在于一个社会与国家的、从民众的思想与精神世界,到社会样貌,再到政治结构与特点等方方面面的“质变”。当然,这个质变未必是“突变”,往往是循序渐进的。若再深究一层,这个质变,实则最终体现的是一国文化的转变与完善。所以,对中国来讲,儒学不可能再回到“独尊”的时代。

  那么,儒学在现代化中该扮演何种角色呢?毫无疑问,它作为中国人传统的主流精神信仰,即使在现代社会,同样非常重要,也并未丧失掉。笔者认为,现代无法割断传统,想割也割不断,这也是历史与现实所证明了的。这就是文化的“主体性”。然而,关键问题在于,儒家仅仅是中国现代化的“底色”,现代化绝不等于“传统化”,更不等于“儒家化”。

  当前,世界联系越来越紧密,人类发展越来越快,现代化的趋势应是多元状态下的融合。这其实相当于在文化、思想方面的“改革开放”。它需要我们从各文明、文化、制度中,汲取各家之长,来完善我们自己。这也是现代化的最终方向。

  而且,儒学作为现代化“底色”的角色,它自身也面临着如何适应现代之需的问题。儒家精神需要发展,需要汲取更多营养,不是翻翻“六经”就能找到解决今天问题的现成答案的。

  最后,各种文化其实有共通之处,也各有短长。传统的未必适用现代,西方的未必适用中国,但只要取长补短、不断完善,就一定能发展出比“传统”更好的文化、制度。到那时就形成了现代的“新传统”。
(作者:王话 北京文化学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