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看尽长安花》(典藏版)

图片 1
《一日看尽长安花》(典藏版),程郁缀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4年8月出版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唐代诗人孟郊这首《登科后》写尽了考中进士后的兴奋和得意。近日,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程郁缀的著作《一日看尽长安花》(典藏版)出版。书中他谈古论今,从先秦散文到明清小说,从诸子百家到李白杜甫,将漫漫中国历史文化长河中的文学故事娓娓道来。

  六七年的讲稿

  说起这本书不得不提的便是由“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的夫人李佩创办并主持的“中关村专家讲坛”。

  时间回到1996年,年近80岁的李佩决心为中国科学院离退休的老人创办一个丰富精神世界的舞台,于是“中关村专家讲坛”应运而生。李佩既是组织者,又是主持者。受邀来讲坛的既有德高望重的学者,又有各个领域的专家。

  长期担任李佩助手的李伟格告诉记者,“中关村专家讲坛”从1996年起办到2010年“关坛”,每次的讲座李佩都要亲力亲为。特别是后几年,已经90岁高龄的她策划讲座每次都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从专家落实到讲座开始,绝不马虎“。

  因为讲坛的主要听众是以中科院的老专家为主,所以讲座内容涵盖了科技、人文、历史、政治、经济、艺术、养生等各个领域。在李佩的邀请下,包括李振声、郑哲敏、谢韬、资中筠、王渝生、何祚庥、胡大一等学者都曾在讲坛开讲。

  曾在讲坛开讲的中科院力学所研究员王克仁表示,”对于从事了大半生自然科学的听众来说,几乎没有机会接触人文科学的知识。讲坛让更多的人在退休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让大家有一个互相交流、思想发生碰撞的平台,这一点就很有意义“。

  在众多的讲座者当中,程郁缀算是讲坛”常客“。从2003年到2008年,每年的秋天和春天,每次两个多小时,程郁缀用他特有的苏北口音,向听众讲述中国古代文学里的故事。

  《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绝大多数内容便是他历时六七年之久,在”中关村专家讲坛“系统讲授中国古代文学的讲稿。

  从小册子到出版物

  对于主业便是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程郁缀来说,讲座时不用讲稿,不用PPT投影仪,而是一支笔、一块板擦简单标注。讲座中有诗词引述,更有评点讲解;有历史背景,更有当下感慨;对比中有感悟,诙谐中有调侃,幽默生动的语言引人入胜。他的讲座场场座无虚席,与会者纷纷要求将他讲座内容印制出来。为了满足听众的要求,李佩便和原中科院研究生院党委书记颜基义说,希望他根据录音整理成文字材料。

  李佩之所以找颜基义,原因之一便是他还是中关村诗社常务副社长,对诗词有一定基础研究。回忆起整理过程,颜基义告诉记者,”每次两个多小时的录音,听起来容易,整理起来却很费力。“

  ”程郁缀讲座的时候还不像现在有数码录音,那时候都是录音带。“颜基义回忆说,”每次讲完我都要拿着录音带用老式的录音机逐字逐句地听写。因为程郁缀有很浓厚的苏北口音,加上他讲座除了黑板上的简单提示,没有文字记录,对于那些听不太清、语意模糊的诗词,我都要重新查找资料确认。“

  这些讲稿由颜基义整理成文,继而由中科院人教局原局长任知恕加以核校,再由许大平录入文稿,并由李伟格组织成册,最后交由程郁缀过目定稿。

  ”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小册子是“一条龙”式集体奉献的结果,也是李佩主持的“中关村专家讲坛”精神的一种文本体现。“颜基义这样说道。

  从邀请程郁缀开讲,到讲座录音整理,到最后成册,过程凝聚了许多人的心血。”要知道到该讲座后半期的时候颜基义已经70多岁,任知恕老先生更是将近90岁的耄耋老人,我是当中最年轻的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李伟格告诉记者。

  2010年,因为李佩的身体原因,”中关村专家讲坛“停办了。”她已经90多岁了,每次讲座亲自主持,认真听讲,会后提问并作总结,体力堪忧,所以有许多次都说是最后一次,不过还是持续了一段时间。“李伟格告诉记者,”中关村专家讲坛“虽然不办了,但是十几年的影响却很巨大。如今,在中科院科学传播局的支持下,讲坛以”钱学森科学和教育思想研究会“的形式继续下来,由李佩和郑哲敏主持。”

  讲坛“关坛”之后,李伟格一直有些遗憾,历经十几年却没有文字流传下来。“所以就想到了程郁缀的讲稿。”李伟格告诉记者,“因为讲稿之前就已经整理出来,在听众当中影响也大,程郁缀的讲座也比较系统,就联系了出版社结集出版。有条件还会继续出第二集、第三集……”

  春秋数载,沉醉其中

  回忆起在“中关村专家讲坛”的日子,程郁缀更是感慨不已。“记得最早去”中关村专家讲坛“还讲过《中国古代交友之道》《中国古代楹联艺术》《唐诗欣赏》等,加上《中国文学史》十多讲连续六七年,前前后后竟有八九年之久。”

  “时光一晃,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也从当年的半百到今天年过花甲了。”程郁缀说,“李佩是一位十分令人尊敬的老者,她让我去讲,我当然遵命。因为当时我的老师沈天佑教授专门讲《红楼梦》和《聊斋志异》,所以明清部分当时我没有讲。这次出书,出版社考虑到中国文学史的完整性,又补上了明清部分。”

  在程郁缀看来,因为是讲稿,所以书里既有中国文学的一些基本线索和一般知识,又有他自己对中国文学的理解和优秀作品的心得体会。

  该书责任编辑苏少波除了核对原稿引文外,还给每一章选了一句诗句作为题目,美编冰清在各章之前选配一幅图。“书名”一日看尽长安花“,是指讲座带领听众赏尽中国古代文学园地里姹紫嫣红的百花,起到了画龙点睛之妙用。”

  “人生感慨,感慨人生。”程郁缀表示,“古人说”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我在”中关村专家讲坛“上春秋数载,讲得投入沉醉,大家听得投入沉醉,想起来也有点”春花秋月里,沉醉不觉醒。十年弹指过,倏忽到天明“的味儿—古人先得我心,亦令人不胜怅悒也!”

  《中国科学报》 (2014-10-17 第18版 读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