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感觉舅舅起身走了出去

近新农村改造,街上多了好多工人,有的每天在忙碌着楼面改造,有的在做着路面的重修工作,我看见路边有一个小组正在休息,所以过去和他们聊了起来,得知他们都来自不远的乡下,所以我请他们讲述一些发生在他们生活中的怪事,所以我得到了以下这些故事,带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这件事,听得我毛骨悚然,这是一位看起来40多岁的大叔讲给我的,小时候,

他家开了一个花圃,父亲和母亲带着他住在了大院里的门房里,这天他父母要出门办事,夜里也回不了家,于是,就请他舅舅过来陪着他休息,到了晚上他家忽然就停电了,舅舅带着他出去外面检查电闸,乡下的天空一般晴天的夜里都是大大的月亮地,不用开灯也影响不了人们走路。

就这样他和舅舅来到院子里,舅舅发现是电闸的保险丝坏掉了,于是舅舅回屋拿了手电在电闸箱前埋头修理,这大叔觉得没意思就去了趟厕所,可是大叔很调皮,那时穿着外套,他把双手在袖子里抽出来抱在胸前,一边跑一边左右摇摆着身子,那两条袖子就在身体两侧不停的甩来甩去,因为他那时是个很淘气的小孩子,就在院子里边跑边叫唤,舅舅修好了保险丝,一回头就猛的看见一个人怪叫着向自己跑来,两条白袖子还甩来甩去,舅舅吓得不轻,当时就一个趔趄在凳子上摔了下来。

舅舅也许是被吓坏了,对着他大发了一通脾气,两人回到屋里就睡下了,可是感觉做错事的孩子很难睡着,迷迷糊糊的睡着后,他感觉舅舅起身走了出去,可是由于困意,他没起身看,睡着睡着,他就听见外面的房门被人一下一下的撞着,门上的玻璃也发出啪啦啪啦的声音,他眯着眼坐起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又看了看旁边躺着的舅舅,他很害怕,就一直在喊舅舅,可是舅舅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大叔只好光着脚下了地,他慢慢的来到房门前,外面的人在玻璃上看到了他可是没有停止撞门,可大叔这时候吓得不轻,外面的人居然是舅舅,他又慢慢的来到舅舅的床边,舅舅好好的躺在那里,他不知所措的大哭起来,就这样哭了好久,门外没了声音,舅舅居然狠狠地咳嗽了起来,然后坐起身,问他怎么了,打开灯,他看见舅舅的脸煞白煞白的,讲话也是有气无力,他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舅舅,第二天他记得妈妈和舅舅在外屋嘀嘀咕咕的聊了很久,几年后他才得知那会舅舅可能是被他吓坏了,魂跑了出去,就是所谓的吓丢了魂,索性的是,这魂居然自己找了回来,不然舅舅不是成了植物人就是成了疯癫的傻子,所以直到那以后他都不敢随便开玩笑去吓唬别人了。

记得事发当天,是我去拜访我初中老师的日子,我大学毕业了就一直想着去看他,所以我买了许多补品准备去探望一下这个对我有很大帮助的恩师,那天天特别的热,我站在马路边等的士,可是很久都没见有车过来,也许正是午后,司机们也都在午休趴活吧,后我受不了暴晒,于是拎着东西步行走了起来,我能清楚的看到热空气正在地面升入空中,没走多远,我就已经大汗淋漓,可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映入了我的眼帘,在二百米开外的地方,地上好像有东西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以为是什么车上掉下来的东西,没人理会罢了,可是我越走越觉得那像是一个人,可是我看不出那是大人还是孩子,只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当我离那人不到一百米的距离时,我看见他动了,先是两只胳膊撑起了上半身,用特别怪异的姿势向我这边缓缓的爬行,可是我看不见他的腿,我站在原地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是的,这个人没有双腿,只是上半身在地上缓缓爬行,他身后的地上深红色的血迹非常的明显,我急忙看了看四周,可是一个人,一辆车都没有,我向路边靠了靠,在地上爬行的怪物看也不看我一眼就那样向前移动着。

我不敢上前去问他需不需要帮助,因为换做是谁,估计此时也会觉得难以开口与他交谈,就在他爬过我的视线时,我手里的塑料袋忽然开裂,所有买来的东西都散落在了地上,他停下来,缓缓的把脸转向了我,用没有一点光彩的眼神看了我一下,接着又爬向了远处,我呆呆的看着他爬远,才慌慌张张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东西,向老师家跑去,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老师,我装作若无其事的和老师攀谈。

回到家里,我总感觉这件事很难以置信,我打开电脑,查了查这条街有没有什么灵异事件或是重大事故,结果,我查到这条路曾经有一辆客车发生过重大事故,死了好多人,而且许多人都是尸体被撕裂,也许,那个男人就是当时的遇难者吧,记得当天回家的时候,我没有打车,而是步行回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想遇见那个人,只知道那天就是想走着回家,路过那条马路,我还特意看了一下白天经过时留下的血迹,可是路面上什么都没有,就在我回到家的时候,我身后传来砰的一声,还没进楼道的我,看到了远处一个人趴在了绿化的草坪边,他,只有上半身……

这件事情,我真的很不想去回忆,因为太吓人了,我和我妈同一天撞见鬼,

所以我们才搬到了现在的家里住,以前的家是一座七层的家属楼,很老很破了已经,没有电梯,唯一先进点的就是楼道里有声控灯,那天下班我买了我们全家都爱吃的罐头,我记得我在上楼的时候还跟我男朋友发着短信,就当我发完一条信息准备快点往家走的时候我抬头看见了楼道里的窗子,那玻璃上映出了我的身子,可是我发现我身后居然有一个女的背对着我站着,是那种离我很近很近的,我就吓得回头去看,可是后边什么也没有,我就又转过来看玻璃,这次我居然看到那个女人转了个身,正面对着我,她居然在看着我笑,可是那种笑太邪恶了,我快吓死了,我就开始往家跑,因为我不喜欢穿高跟鞋,可我当时听见后边有个高跟鞋跑起来的声音,那分明是有人在我身后追我,我就不停的往家跑,一边跑我还一边大叫让我妈快开门,我记得到我家门前的时候,身后的高跟鞋声音也消失了,我妈被我慌乱的捶门声吓得够呛,战战兢兢的打开门后,我妈看了我一眼就嗷的一嗓子喊了出来,紧跟着就把门关上了,这搞得我更害怕了,我慌乱的用钥匙打开门,就看见我妈瘫坐在玄关那里,我爸听见声音也不对劲也跑过来看我们怎么了,缓了好久我妈才说一开门就看见一个满脸血肉模糊的女人站在门前,根本看不清长得什么样子,吓得她差点昏过去,我也把刚才遇见的恐怖事情告诉了爸爸,后爸爸拗不过我和妈妈所以我们搬了家,有了这件事以后我就好久都不敢自己一个人走楼梯,那会下班也好还是我出去玩,只要回家是在晚上都是我爸下楼来接我,我妈后来好久都在做恶梦,真是害的我们全家都不安宁了好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