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栋实验楼

黑夜侵蚀着一切,唯有光明可以破开黑暗的束缚。沉静的校园被点点光芒打破宁静,低语声在空旷静谧的校园里尤为响亮。

“小小,我们一定要去西栋实验楼吗?你看这儿怪恐怖的,我们回去吧!”阿诺拿着手电筒蜷缩在张小小身后,探出小脑袋说到。

“阿诺,我们好不容易才逃过门禁,怎么能不去探一探鬼楼呢。反正我是不相信那儿有鬼。”程蔚一马当先走到前头,悠哉悠哉的说到。

“阿诺,其实你不用担心的,那只是个传言罢了。”邱宇海看着手机中的贴吧说到。

西栋实验楼,1988年竣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定义为危楼被禁止入内。近年来时常被传出晚上有女人哭泣的声音,还有人说一次远远看到实验楼二层有女人的身影。还有传言之前有一个学姐被人谋杀被泡在福尔马林里做成人体标本。

于是便吸引了以程蔚为首的一群大胆学生。

星星都躲到了云朵的身后,只剩月亮孤零零的在为人们驱赶黑暗。四人看着眼前斑驳的实验楼,丝丝寒意从实验楼里渗透出来。没有一点光。

“吱——”陈旧的门被推开发出刺耳的声音,尘埃在光辉中舞动,白色的蜘蛛网笼罩着门窗,墙角的蜘蛛在编织着新的危机。

“咳咳,怎么这么多灰尘啊!”张小小皱着好看的新月眉,捂着脸。“好像电影里面的场景哎!”程蔚激动的恨不得粘在大门上。

“蔚,你小声点,小心被保安听到。”邱宇海无奈的看着程蔚那傻小子。

四人在四周查看,周围很静,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四人的脚步声,阿诺被墙上一幅油画给吸引。

在绿油油的油菜花里,一名红衣女子背对着,风吹动着她那飘逸的长发。看着看着阿诺突然觉得那幅画怪怪的,汗从背滑落,阿诺感觉自己在颤栗,阿诺终于知道是哪不对劲了。原来是画中的女子转过头来,对着阿诺诡异的笑,黑洞洞的眼睛直盯着阿诺。

小小被慌乱的脚步声惊扰,刚一抬头便看到一个身影冲上了二楼。小小看着身边同样呆了的程蔚,这时邱宇海惊醒过来大声喊道“是阿诺!”三人连忙追赶过去。

四周死静,别说人,连人的头发丝都不见了,空荡的走廊里除了三人的喘气声就再无其他。“阿诺怕黑,我们得赶紧找到她。”

小小忧心忡忡。“那我们分头去找阿诺,二十分钟后不管找没找着都在这儿集合,有什么事手机联系。”邱宇海冷静的布局,于是三人分头行动。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游戏才刚刚开始。

程蔚仔细的搜查着每一个房间,恨不得把实验楼掘地三尺,可是依然没有发现阿诺的蛛丝马迹。在偌大的房间里满是形态各异的动物标本,彩色的化学液体散发着迷人的光。各个动物标本面部狰狞,死前好似经过非人的折磨。程蔚看着眼前的景象,打了个寒颤。

“这儿怪瘆人的,真晦气。”快步走出了标本室,犹然不知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原本猫头鹰的眼睛里发出骇人的绿光。

程蔚琢磨着向前,走进一间化学实验室,里面有一个装满福尔马林的大水箱,在一旁的桌子上凌乱的摆着试管和烧杯。程蔚瞥了一眼水箱,发现在水箱的一边有一滩鲜红的不明液体。程蔚走上前去,用手沾了沾,闻到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程蔚皱了皱眉,这么大一滩不可能是动物的血,那一定就是阿诺的了。

想到这里程蔚匆忙起身沿着血迹往前走,血迹在一扇门前便消失了,程蔚看着眼前铁锈斑斑的门,在心底为自己打气,阿诺还在里面等着我呢。

门被打开了,看到的不是笑脸盈盈的阿诺,也不是昏倒在地的阿诺。满屋的鲜红刺激着程蔚的大脑,眼前的一切让程蔚濒临崩溃。阿诺满身伤痕,血肉模糊,从前明亮的大眼如今只剩血淋淋的眼洞,眼珠子被浸泡在福尔马林里。那双眼睛惊悚的看着程蔚。

程蔚不敢走向前去,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却猛然发现手机没信号。

程蔚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回荡,再无其他声音。这时程蔚感到背后阴风阵阵,一只手搭到了程蔚的肩上,程蔚冷汗直冒,原本无神论的他这时也相信了传言。“在找谁呢?学弟。”

背后传来一个女声。程蔚的心顿时松懈了,“唔,还好不是……”程蔚拍了拍胸口转过头去。

一名红衣女子伫立面前,张着血盆大口,眼洞里散发着绿光……

张小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机屏幕在黑暗中散发出微弱的光。黑很浓,连手电筒的光都穿透不了。“哎呀,二十分钟了,该回去集合了。”

张小小照原路返回,在拐角处被一个黑影撞倒。抬眼一看原来是邱宇海啊。“小小,你刚刚有看到程蔚吗?

我打电话给他关机了。”邱宇海气喘吁吁的问张小小。

“没啊,程蔚他一定是出事了!”

两人匆忙往程蔚去的方向走去。“程蔚——程蔚——”没有回应。早知道就不带他们来了,邱宇海在心里悔恨极了,蔚、小小你们一定不要有事啊。

“阿海,你说传言会不会是真的?”眼前的一切让张小小不得不这样想。

“有这个可能,但那是很早之前的事了没有切实证据。”邱宇海根据校园贴吧的资料得出结论。

“但不排除没这可能。据说当年那个学姐是被之前那个变态教授马教授抓了做人体实验的,马教授挖了学姐的眼睛,将水银倒到学姐的耳朵里,还用浓硫酸毁了学姐的脸,后把她的双腿砍下泡到福尔马林里做标本,身体则被扔到下水道里。但后来马教授意外出车祸死了,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邱宇海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分析着眼前的状况。走着走着“唉~这儿有一间暗室。”

张小小清亮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格外突出。“吱——”门被推开了,里面有许多大型的测试仪器,在大堆的工具里一个红衣女子背坐在靠背椅上,“不要装神弄鬼了,你把阿蔚和小小弄到哪去了?”

张小小怒气冲冲的问到。女子移动椅子转过身来,张小小将手电筒的光移向女子的脸部想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却不想看到了这惊悚的一幕,小小的感觉自己的声音像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尖叫起来,邱宇海也浑身一怔。女子的眼洞里泛着绿光,脸部崎岖不平,还隐隐冒脓水。

张小小忍不住呕吐起来,这根本不是一张人脸。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邱宇海拼命忍住呕吐的欲望问到。

“你知道我当年是怎么过来的吗,当时我过得根本不是人过得生活,女生嫉妒我的美貌都不理我,男生都骂我是狐狸精,都远离我。这才让马天啸有机可乘,抓住我做人体实验,马天啸就是一变态,他把我关在潮湿阴暗的小黑屋里,每天往我身上注射各种实验品,后还把我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生不如死。”

女鬼面部狰狞的说着以往的故事。

“你到底把程蔚和阿诺弄哪去了?”

“你是说他们吗?”女鬼指了指身后的两具血肉模糊,四肢扭曲的尸体。

张小小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颤抖,猛的冲向女鬼“我跟你拼了!”“小小……”

邱宇海看着张小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硬生生的撕扯成两半,血飞溅到各处。邱宇海感觉脸部一热原来是小小的血溅落在脸上啊。邱宇海亲眼目睹着这一切。

“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女鬼朝邱宇海飘来,这时邱宇海终于从震撼中惊醒过来,拔腿就跑,一人一鬼在黑夜中进行着追逐战。邱宇海感觉手臂一痛,血飞溅出来,加快了速度。

该死,她是多久没剪指甲啊,放心吧蔚,小,诺我会为你们报仇的。想着女鬼突然消失了,邱宇海更加警惕。这时一只手从地里伸出,牢牢的抓住了邱宇海的脚。这突如其来的力让邱宇海刹不住车像前扑去。

女鬼朝邱宇海身上扑去,这时邱宇海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朝女鬼砸去,正中脸部,女鬼发出刺耳的厉鸣声。邱宇海趁机起身,朝着出口冲去,女鬼看着就要逃走的邱宇海顾不上疼痛追赶过去,全力一击将邱宇海的脑袋开了一个大窟窿,血在空气中绽放成花……

从那以后,没有人知道四人去了哪。连他们的父母也放弃了寻找他们。鬼楼也没有人再去探访。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