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上触目惊心地写着几个血字

秋天的墓园,万籁俱寂。韩离就像一片落叶,在她挚爱的秋天里落叶归根。

一切,似乎戛然而止……

可是,三天后,来墓园拜访韩离的小东刚一到,就吓倒在地上。因为,墓碑上触目惊心地写着几个血字:离,我来了!

这几个血字,像长着血窟窿的脸一样在盯着小东瞧,长短不一的血痕像拖着一把钢刀轻轻划过小东的心田。小东的脑子里像被什么炸响了一样,他忙不迭爬起身跪向墓碑,不住地磕头,一面拼命地嘀咕着:“有怪莫怪,有怪莫怪,杀你的不是我,不要来找我呀……”

一阵嘀咕后,小东看也不敢再看墓碑一眼,撒腿就跑。

“离,我来了!”这像是个开始,也像是个结束。也许,根本未曾结束过!

大约是在半年前,景云贵族学院发生了一件怪事,很多同学亲眼看见韩离出现了另一重人格,就像双面人以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面貌出现的一样。这件怪事就像一个旋涡,把韩离卷进了旋涡的中心。

韩离本是中等收入家庭出身,再加上孤僻的个性,在这样一所势利的贵族学校里,显得很是孤立。

原本韩离是不在意这些的,没想到,却因此得罪了一些人。以同寝室的室友林媛为首的“小团体,”包括林媛,殷伟,徐曼丽,还有小东。而这件怪事的发生,正是由这四个人揭开的帷幕。

第一个“目睹”这件怪事的,无疑是林媛。在一次晚自习上,林媛趁着韩离缺席,精心罗织了一个十分生动的惊悚奇遇。

“各位同学,安静一下,请安静一下!”小东首先站上椅子,大声喊道,出于好奇,大部分的同学都安静了下来。

这时,林媛开口了,她先是卖了个关子:“各位,你们知道,平日里那么热爱学习的韩离,今天晚上为什么会缺席这么宝贵的晚自习时间吗?”这话一出,全班先是一片沉寂,紧接着又是一阵闹哄。

许多同学纷纷表示对韩离并不关心,居然还有人嘲讽道难不成韩离是和哪个不三不四的人开房去了?然后大家就又重新投入到自己原先的话题中去。

可是,林媛的一个声音再一次打断了喧闹声,“不!你们错了!这是一件和你们全部人都息息相关的事!”林媛说得一板一眼的,好像确有其事?

一个同学大声问道:“是什么事?你倒是说来听听呀!”

“我,看见了另一个韩离!”林媛故作神秘地说。“另一个韩离?”

“什么叫做看见另一个韩离?”“……”大家果然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我们都知道,韩离是小地方来的,既没什么见识,也穿不起什么名牌衣服,可是,今天晚上我竟然看见她穿着一身新的时装,而且,是和雯雯前不久刚买的那身衣服一模一样!”林媛说道。

“那又怎么样?也许是她近开窍了,打算赶时髦了呗!”一个同学很无所谓地应道,“再说了,衣服一样有什么好奇怪的?”

“衣服一样当然不奇怪了。可奇怪的是,你们有谁近看见雯雯了?”林媛又说。

说起来,雯雯因为身体不舒服请了几天假,今天原本是销假的日子,可她,居然还真不在场?

“那你说,雯雯去哪了?”

林媛摇了摇头,就在刚刚,我亲眼看见韩离把她约了出去,就在临江的那片草坪。

说着,林媛好似哆嗦一样,“我,我亲眼看见,韩离的脸变得很诡异,五官好像都扭曲到了一起,她不由分说地伸手掐住雯雯的脖子,她的力气好像突然变得很大,雯雯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那你怎么不救她?”有人问道。

“我也想救的,可是当我靠近她时,雯雯不知为何突然不见了?我又怕被她发现,所以,就先回来了。”林媛假装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像极了。

“这么说,雯雯是不是真的出事了,你并没有看清楚?”有些理智的人说道,也有人相互应和。毕竟林媛和韩离的关系摆在那儿,关于林媛会造韩离的谣,没人会奇怪。

可是林媛接下来的一句,却让众人开始半信半疑。

“你们可以不信我,但你们总该相信韩离在我们中间,绝对是个异类分子,一个仇富的异类分子。”当然,这个仇富自然要归功于韩离的不善交际和林媛的花言巧语了。

“你们不知道,每到半夜时分,她总会在宿舍里装神弄鬼地吓我。”林媛深知在这个贵族学校一间宿舍只有两个人住,她说的话是真是伪,根本无从查证。

“她很喜欢,在你专注做事的时候,蹑手蹑脚地走近你的身边,然后,猝不及防地从背后出现,就像阴魂不散的鬼魂一样。”

“就像现在这样?”有谁突然插嘴道。

林媛的肩膀一沉,从背后五指分明地落在她的肩上,冰凉的触感透过薄薄的衣服沁入肌肤,林媛心里一紧,整个后背都发毛了,只见身侧一片漆黑的头发正向她悄悄靠近,厚重的头发里似乎看不见脸。一瞬间,包括林媛在内的十几名同学吓得叫了起来。

这时,韩离缓缓直起身来,把一本笔记放到小东面前,“你的笔记掉了。”小东一愣一愣的,什么话也没说出来。班上的其他人也不知为何通通静了下来。

而林媛则是长舒一口气后,有些厌恶地瞪了瞪韩离,而这一瞪,竟让她同大家一样愣住了,原本只是一派胡言,没想到,此时韩离身上果真穿着那身自己所描述的衣服。

不过,这样惊讶的情绪,在韩离离开教室后,却转为了一种窃喜,这样的巧合,就是林媛污蔑韩离的好工具,她,又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重新粉饰了一遍。于是,关心此事的人,越来越多。

何谓谣言?自然是以讹传讹。短短几个星期,几乎整个学院都在流传着这个双面人的传说。表面上的学霸,文静懂事的女生,背地里是个阴暗虚伪的小人。甚至,有人还暗暗传播了一些极难听的传言。

而为了佐证这些传言,林媛甚至精心布了个局,引韩离上当,也让大家更加确信这些谣言。而这件怪事的真正发生,就是在这次设局事件之中。

这天晚上,林媛先是让徐曼丽假扮成韩离,并伪装在走廊与她起了争执。然后,徐曼丽又假意去掐林媛的脖子,却被林媛挣脱了。

这时,围观同学自然会跳出来。而徐曼丽只管一股脑往外走,只要快一点,就能赶上把韩离从寝室骗出来的小东。

而事实上正如林媛的计划,一切毫无破绽。看到两人撕扯,大家就都冒了出来。

只是,让林媛猝不及防的是,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身手敏捷的男生,在走廊尽头就截住了徐曼丽。

林媛惊慌不已,而更让她惊慌的是,那个人转过头来时,那张脸分明不是徐曼丽,而是韩离!

韩离面无表情,就像表情呆滞的木偶,可眼睛里却透着一道奇异的光,这样的目光让林媛不寒而栗。就像午夜梦回,一个鬼魂与你对视一般,寒风变成了无数的触角,紧紧地揪着林媛,林媛突然失控地推开扶着她的人,拼命地喊着:“走开,走开呀!”

后,是殷伟把她送到女生宿舍楼下,“林媛,你今天装得可真像,连我都被你给骗过了!”殷伟笑得很有阴谋色彩。林媛却半哆嗦着说,“不是的,殷伟,那个人,那个人就是韩离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是韩离!就是她!”已经习惯了林媛的偏执狂的殷伟有些不耐烦地回道,就告辞了。

回到宿舍后,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林媛居然坐在了属于韩离的位子上。才意识到不对的林媛一抬头,竟然看到梳妆镜上面触目惊心地写着一行血红大字:离,我来了。

“离,我来了?”林媛念叨着,惊叫着跳了开来,她双手捂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字。但过了一会儿,林媛又渐渐冷静了下来,“不对,这一定是韩离的诡计,她现在,一定是躲在暗处,享受着报复的快感,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白白地被她耍弄!”

于是,一个可怕的主意在林媛脑中诞生了,她要设计让韩离永远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林媛开了宿舍的窗,别有深意地望了一眼林边的湖畔。

但,计划还没正式进行,怪事就又发生了。

一向待人和睦的韩离竟然因为区区一枚硬币的口角和同学起了强烈的肢体冲突。同样发生在晚上,但这次是在灯火通明的晚自习教室里。

这一次,几乎全班的每一位同学都十分清楚地看到了韩离的变脸,一如林媛曾经虚假的描述:她的脸变得很诡异,五官好像都扭曲到了一起。尤其是眼神,变得十分的空洞,好像只剩下一股狠劲儿,林媛再是蛮横的个性此刻也不敢去触及她的目光。

当然,全班那么多人,总会有人出来管闲事的。自以为是的殷伟就站了出来,他试图借故去推搡韩离。没想到的是,此时的韩离不知为何力气变得很大,大到只是轻轻一碰,殷伟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男生一下子就向后退了好几步,还险些站不稳。

这样的诡异,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殷伟都有些发慌了,他甚至联想到了僵尸片里的鬼怪通常力气都是很大的。

之后,韩离很是用力地打了那个同学一拳,然后突开重围往教室外跑了。很多同学追了出去,包括林媛。

可是,没有人追得上她。她好像突然又变得身体轻盈,跑得飞快。林媛感觉韩离在经过她身边时,像一阵风一样,不,准确地说,就像是寒风中的一道影子,而她的存在感竟然比这道风还要弱!

林媛回到教室,发现那个同学的胸口正淌着血,只是一个女生区区的一拳,竟然让人见血了。这着实让人吃惊!不过,对于这种“打架受伤”司空见惯的他们,也并不打算闹大。何况,眼下更要紧的是,要怎么对待韩离这个“双面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