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上的罗斯福总统听说有一枚鱼雷发射过来

1942年5月7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奥兰治县永固钢铁公司的工人在船台上铺下了一根钢材。这是一艘3000吨级的“弗莱彻”级驱逐舰的龙骨。当年9月27日,这艘驱逐舰举行了下水仪式,以美国南北战争时一位海军将领的名字命名为“威廉·波特”号(USS
William D。
Porter,DD-579)。1943年7月6日,“威廉·波特”号竣工服役,正式移交给美国海军,随后离开美国本土,前往古巴关塔纳摩湾和英属百慕大群岛试航。当年9月,“威廉·波特”号在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港编入大西洋舰队。

1943年11月12日,崭新的“威廉·波特”号离开诺福克港,北上加入了一支护航编队。它的任务是护送罗斯福总统乘坐的“衣阿华”号战列舰横渡大西洋,参加开罗会议和德黑兰会议。“波特”号的这趟航程从一开始就麻烦不断。它在出港时,船锚刮坏了另一艘军舰的舰上设备。一天后,护航编队在大西洋上遇到风浪,一枚深水炸弹落入海中爆炸。之后有一名船员也掉进了海里。然而比起几天之后发生的大事来说,这些都还算是小麻烦。

11月14日,按照罗斯福的要求,“衣阿华”号战列舰举行了一次防空演习。随后护航编队里的各艘军舰拿“衣阿华”号做为假想目标,进行鱼雷发射训练。当然这只是让鱼雷部门的水兵演练一遍发射操作程序,并不是真的发射鱼雷。然而在“威廉·波特”号上面,情况有点不一样。当天下午14:36分,这艘驱逐舰上的鱼雷部门指挥官对着话筒喊:“发射一,发射二,发射三……”结果他突然停住了,因为舰上的鱼雷兵劳顿·道森突然扳动操作杆,朝美国总统乘坐的那艘战列舰发射了一枚真正的鱼雷。

在这之后的五分钟里,“波特”号拼命用信号灯和旗语通知“衣阿华”号向右规避,但对方始终都没有反应,终不得不打破无线电静默。“衣阿华”号上的罗斯福总统听说有一枚鱼雷发射过来,立即兴致勃勃地要求副官把他的轮椅推到船舷边看热闹。这枚鱼雷终从离“衣阿华”号3000米的距离上游过去了,没有击中任何目标。

虽然这枚鱼雷没有命中,但“衣阿华”号迅速把舰上所有的火炮都对准了“波特”号,以防舰上发生叛变,或者有暗杀总统的图谋。随后“威廉·波特”号奉命离开编队,前往百慕大的美国海军基地。它一入港就被海军陆战队包围,全体舰员都被拘留审查,这在美国海军历史上还是头一次。美国海军法庭终查明这次鱼雷发射是误射。鱼雷兵劳顿·道森被判处14年苦役,后在罗斯福总统的干预下被赦免。舰长威尔弗雷德·沃尔特少校也得以继续留任。

“威廉·波特”号随后灰溜溜地返回了诺福克港。不久之后,它被发配到遥远荒凉的阿留申群岛,编入第94特混舰队。在阿留申群岛服役期间,它的主要任务是巡逻和护航。

1944年10月,“威廉·波特”号奉命调往西太平洋。在离开阿留申群岛的荷兰港海军基地时,舰上一名水兵喝醉了酒,误向岸上开了一炮,结果5英寸炮弹正好落在阿留申群岛驻军司令的住宅花园里。从此以后,“威廉·波特”号恶名传遍了美国海军。凡是在编队入港时,或是与他舰结伴航行时,它都会收到“别开火,我们是共和党”的调侃。

在1944年10月的菲律宾战役和1945年的冲绳战役中,“威廉·波特”号击落了数架日本飞机,但同时也击落了3架美军飞机,同时还误向友舰“卢斯”号开火,击中了对方的舯部和上层建筑。1945年6月10日,在冲绳战役期间,一架攻击别舰的日本自杀飞机在“威廉·波特”号附近坠海,发生水下爆炸。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几乎把“威廉·波特”号的舰体整个抬出海面。舰上的锅炉管线全部震裂,大量高压蒸汽泄露出来,弥漫全舰。舰上的水兵奋战了三个小时,试图挽救这艘军舰,但是由于舰体被炸开的裂口过大,“威廉·波特”号终还是向右翻覆沉没,结束了这个美国海军头号倒霉蛋的短暂服役生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