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贤风在受要挟的情况下把证人和证物交给了刘韩

从外国回流香港的谢贤风在南大医院心理科担任催眠治疗师,醉心研究精神科药品结合催眠治疗法,租住在旧式唐楼的天台,与在天台上玩滑板和极限跳跃的少年融汇一体。谢贤风在一次参与残疾院的义工活动中重遇儿童时期好友张小曼,现已双脚残疾的张小曼没有认出谢贤风,当张小曼主理的残疾院慈善款项沦为黑钱被冻结时,谢贤风从负责递交案件证物的商罪科警长陈庭辉下手,在酒吧里与陈庭辉拼酒,趁陈庭辉带着醉意时将其催眠获得证物,使其证物未能呈堂法院,令慈善款项得以兑现,同时洗黑钱的利益集团总裁刘韩也因此得以脱罪。谢贤风出手盗取证物事件却招来香港警局特别行动组警长何尚智的追捕。何尚智带队到医院围捕谢贤风,谢贤风男扮女装得以逃脱;紧接两人又在商场相遇,谢贤风两次逃至舞台劫持歌舞表演者,并要挟何尚智上台斗歌斗舞皆趣表演,随后谢贤风成功逃出商场;何尚智却假扮成士的司机驾驶着的士在商场附近被谢贤风叫停,谢贤风坐上的士自投罗网,何尚智要将谢贤风送往警察局,谢贤风打开手机播放超频声音响影何尚智的观感,何尚智只有把车停下,谢贤风再次成功逃去。谢贤风籍着做义工的机会与张小曼发生了一餐晚饭的微妙情感。在晚饭中谢贤风了解到一款神经元义肢可以让张小曼残疾的双脚重获行走机会。另一边厢,刘韩在比卡利国注册公司,开始把黑金转移出境,商罪科为了阻止黑金出境,再次将案件上诉法院。刘韩查到是谢贤风盗取了证物,于是刘韩找来谢贤风,要其帮忙解决证人。谢贤风再一次利用酗酒的陈庭辉得知证人躲藏在安全屋的位置,谢贤风用化学迷烟将保护安全屋的何尚智及其他警员迷晕,谢贤风劫走证人同时也报下局来让何尚智在特定的时间来营救证人。谢贤风利用手上的证人及证物成功向刘韩敲诈10亿,并用10亿向义肢公司购买了1200个神经元义肢捐献给残疾院。谢贤风在受要挟的情况下把证人和证物交给了刘韩,刘韩烧毁了证物,正要杀人灭口,何尚智带队及时赶到将其营救,通过打斗,警方成功营救证人,并将刘韩手下抓捕,但刘韩在手下的掩护下逃脱。谢贤风也趁机利用极限跳跃的技巧逃走,何尚智死咬住不放,后两人因追赶时吸入风随身带着迷药双双瘫倒在地,谢贤风这时向何尚智表态自己所作为的是侠盗之举,从400亿的黑金里面盗取10亿做善事,以此同时又可以让罪犯入罪的理想角度,但何尚智对其嘲笑,在这个价值观被扭曲的世界盗亦有道早已不复存在。谢贤风与何尚智晕睡在地,早一步醒来的谢贤风独自离去,丢下何尚智一人继续晕睡在星空下。由于只有证人没有证物的情况下,法院再度未能将刘韩定罪,于是谢贤风乔装守候在法院,跟踪刘韩至洗手间,侍机将刘韩催眠,催↑眠的刘韩说出洗黑钱的账本安放在银行的保险柜里,谢贤风把消息发放给警方,警方搜出账本,成功将刘韩入罪。当何尚智看到新闻报导港人以“曼舞天使”署名用10亿购买1200个神经元义肢捐献给残疾院的慈善事件,开始反思盗亦有道的价值观。张小曼残疾的双脚植入神经元义肢,重获行走机会,并继续努力追求跳舞的梦想。谢贤风在残疾院观赏张小曼跳舞时被杀手用刀捅向胸口,鲜血直流的谢贤风回想起儿童时期张小曼摔断双脚的情景。原来谢贤风是令到张小曼双脚残疾的推手,今天的作为只是过往的救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