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似乎就从来没有搞过什么中元节祭祀

又是一年一度的中元节了,人们都开始在马路上烧纸啥的。俗话七月十四鬼门开,这个时候鬼都会从阴间由鬼门关涌出来,纷纷回到自己家中。有祭祖活动的家庭,鬼魂就能够进入房子里面享用祭品,而没有进行祭祀活动的家庭,鬼魂就会坐在墙根下,或者跟周围的鬼魂聊聊天,或者干点别的啥。

而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会给死去的亲人焚烧纸钱啥的。而且,按照惯例,也是好心,人们也会附带着给当地的孤魂野鬼烧几个包,毕竟人家孤魂野鬼的,没有家可以回去,这也算是聊表慰藉了。

这天刚好撞上了星期六,李华所在的学校因为补课被人家举报了,因此没办法只好每个星期都会放假。李华这一天本来是要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就能够回到家中的,可是却偏偏和同学出去疯玩去了。他印象里根本就没有七月十四这个概念,因为他家里和老人是分开住的,没有了老人在一起,他家里也不怎么注意这些的。反正在李华的印象里,家里似乎就从来没有搞过什么中元节祭祀,好像烧纸也很少很少,因而他也不知道具体事宜。

再加上他父母的影响,反正他就是对鬼神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一律不相信了,而且,再加上他张扬跋扈的性格,甚至在很多时候逗不怎么尊敬的。

他从朋友家回来已经很晚了,天色已经全都黑掉了,而且今晚的月亮也似乎躲进了云层里面。幸好还有路灯的灯光,不然可就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可是这也是仅仅在城区道路而已,他还要走一段国道的,国道条件可就没这么好了,偏偏,这个时候他的手机也没电了,没法做手电筒用。

不过等到来到了国道上面,他倒是不怎么担心了。因为路旁没多远就有一个火堆,烧纸钱用的,有时候车辆飞快地开过去或者是晚风一刮,就带飞起许许多多的灰尘。他借着这些火堆的亮光在国道上走着,还算是能够看清楚路。

不过他也是闲得无聊加上脚发痒了,正好前方有一个火堆应该是烧得有点靠近路中间,有那么一点点挡住了他的去路的嫌疑,而且,那火呢,也渐渐地微弱了下来,快要熄灭。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脚贱,一脚对着那灰烬堆就是一下,直踢得灰烬乱飞。其实这种情况,要是他老人知道的话,肯定就是一棍子打过来了吧。像这种对逝者不尊敬行为,一般老人家都是不会容忍的。可是他才不管不顾,反倒是觉得挺好玩的,一堆灰烬被他踢散了,又赶去踢另外不远处一堆灰烬,乐此不疲。

“你给我停住你个兔崽子化生子,没教养的东西,你给我站住!”忽然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阵骂声,吓了他一跳。他扭头一看,一个男人拿着一根很粗的棍子朝他跑了过来。原来是那个男人发现了他这对逝者不敬的行为,当即就恼怒了,要过来打他。而他呢,这下惹祸了,哪里还敢多做停留,赶紧地拔腿就跑。

然而跑着跑着他就发现有点不太对了,虽然说摆脱了那个追打的男人,可是怎么自己跑了这么久还没有看到家那边的特征景致?他把速度放慢了下来继续走,却是发现路两边的灌木怎么有点似曾相识的味道?然而再走一段路他就发现,自己竟然又遇到了刚才被自己踢散的灰烬堆。可是,自己明明是往前跑的啊?他不信邪地倒过头跑去,可是却发现,情况仍然一样!就这样来来回回跑了好几次,累得他气喘吁吁,可是依旧没有走出去。

而这个时候,忽然看到不远处两个光点在那里闪动着,然后,是几个,十几个,几十个。刚开始他以为是人过来了,想必就有救星了吧,可是等近了,他才发现,那些光点其实是一个个的灯笼。而那些提灯的“人”,竟然无一例外,全都是漂浮在空中的!也就是说,他们全都是鬼!

他开始害怕了,拔腿就跑,可是却发现,自己已经拔不动腿了,腿已经深陷不知何时出现的烂泥里。而接着,他看到有许多的纸灰朝着他飞来然后包围他,不住地转着,时不时的有一些飞入他的鼻孔。而耳畔,也是此起彼伏的“你还我钱来~你为什么要踢掉我的钱~你还我的衣服……”声音。这声音阴阴惨惨的,听得他一身的鸡皮疙瘩,可是又毫无办法。

声音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高,听得他几近崩溃。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他感觉到了脚下的烂泥似乎不再有了,而周围的声音也渐渐淡去,旋转的纸灰也全都落了地。他正要高兴呢,可是却听得耳畔一声“没教养的小子,你还敢来?”

如当头棒喝一般,他回头看去,竟然自己又身处那堆被自己踢开的纸灰前了,而近处,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正拿着一根很粗的木棍,怒气冲冲地看着他。他当即就要跑,可是却是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这样也就免不了挨一顿打了。可是,问题是,地上除了纸灰,明明什么都没有。

被打得一身痛的李华一瘸一拐地回家,然而发现,这条路依旧走不到尽头。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应该是遇到了鬼打墙了。可是他把他在鬼故事上看到的办法都用过了,却没有半点效果,他还是走不出去。无奈的他只好一下子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等着第二天的到来。

一只手电筒的光照了过来。嗯哼?他一看,却是发现自己的爷爷和父亲过来了。原来今天老人家过来住几天,而正好看他这么久没回来就想着来接他一下,没成想却看到了一身伤痕的李华。没办法,李华把事情和他们说了,却是没想到一向慈祥的爷爷一个耳刮子就扇了过来“你给我好好地磕几个头,然后明天去多买一些纸钱还来烧给它们。踢翻了多少你就烧多少,在哪里踢的就往哪里烧。我看你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不是?”

李华跟着他们回家,结果却是大病一场,烧纸钱这回事也等到了三天以后了。那天起来,他觉得一身都是痛的,翻开衣服一看,自己身上竟然全都是抓痕。可是,自己的房间明明上了锁的呀!低头一看,卧室里地板上,不知什么时候,全都是纸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