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一朵花开的时间

窗子的动静越来越大,季节越发的凉,

一如你的秉性,也越发的神秘。

秋,变换着驿道,朝冬的地界行驶。

多情的月光被野风掳走。流水东去,

心冷绝非偶然,只一朵花开的时间,

南迁的候鸟就腾出翅膀与我话别。

太多失足的变故,来不及料理,

黑暗便隆起高格调的墓地。

你在月下许的誓言,尚抵不过一滴露珠的重量。

一直想留住些什么或诉说些什么?

诗意的江南拼命地想从古书里走出,

而永不凋谢的玫瑰,却甘愿在纸上老去。

其实,我留恋的不是那些花儿,

也不是那熟悉的月光。坦白地说,

我留恋的,应该是那无数个忧伤的夜。

呵,沉睡的月哦昨日又晒过我窗前,

今晚,它能否经得住夜莺的诱惑?

很多的时候它都因劳累,而瘦成一把镰刀。

我深情凝望的远方终年被光阴囚禁,

我多想趁着冬天还没到来之前,原路返回

到那个灯光昏暗的路口,再一次大声呼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