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老了但是看起来器宇不凡给我一种大气干练的感觉

我是个画家,不过并不是齐白石或者张大千那样的大画家,不仅不是,我的作品在很多时候甚至都不能为我换来一顿饭钱。

都说画家在成名以前和乞丐没什么两样,这不是危言耸听,我就是个真实的例子。

每个士兵都有将军梦,当然每个画家也都有成名梦,我也一样。不过多年底层生活的打磨早已磨平了我梦想的棱角,现在的我只感觉迷茫和凄凉。

也许是老天的可怜,不久的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那是个普通的日子,我正在构思一幅画,一个老者找到了我,这个老者之前并没有见过,虽然老了但是看起来器宇不凡给我一种大气干练的感觉。

“你是个画家?”他开门见山地道。

“算是吧。”我站起来看着他道。

“我想让你给我的孙女画一幅画。”老者道。

“当然可以,不过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呢?“我道。

“坦白地说,我找过很多人,其中不乏一些大画家,不过他们都不肯,无论我出什么价位都不肯。”老者有些激动地道。

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这毕竟是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年代,就算是梵高、莫奈还活着,只要你的报价够有诱惑力,他们也一样会对你有求必应。

“不怕你不爱听,我之所以来找你就是听你的同行说你缺钱,很有可能会答应我,我才来找你。”老头道。

“您一定不是因为我缺钱,同情我才来找我的吧?”我道。

“好吧。我的孙女去年死于车祸,死后总是托梦给我,说是希望能为她画张像,因为她生前很喜欢画画。”

“这听起来并不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我说。

“难就难在我找过了不下五位画家,结果没有一个人画的让她满意。”老者道。

“您的孙女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您是怎么知道她满意或者不满意呢?”我疑惑地道。

“因为给她画画的那些画家都死了”。老者道。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再次强调他说的都是真的,并且告诉我,如果我愿意为她孙女作画的话,报酬好商量。

我明白了他来找我是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人愿意来做这件事了。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为了钱当然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还有就是,我希望羞辱一下我那些胆小如鼠的同行。

老头很高兴,可能是怕我反悔当场就给了我五万块钱作为定金,就要带着我去他家看孙女的照片。

我们下了楼他的宾利车的司机已经等候多时了。

车子在一栋皇宫般的别墅旁停了下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房子。

内部的装修更是豪华的令人咂舌,我想如果我不是画家的话,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来这样的房子里头做客的机会。

在一本厚厚的相册里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姑娘,她就是老者的孙女,这个姑娘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在微笑着。

老者把相片抽出来给了我,说我可以在他别墅里画,他负责给我安排一间条件一流的画室。

我拒绝了,其实我更习惯我那狗窝一样的环境,在这样的地方我反而会失去灵感。我告诉他不用了,并且说三天就可以完成。老者没说什么,只是让我画好以后给他打电话就安排司机把我送了回来。

我一向是个富于行动力的人,很快就开始了我的工作。

我调好色彩画下第一笔的时候,我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我的身边有一个人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当然事实上什么也没有,但是我就是有强烈的这样的感觉。

我不是个墨守成规的人,我一直认为这是我的优点,不过我有时候也在想也许就是我标新立异才让我一直没有出头之日。

我并没有把女子按照照片上的一点不差地画下来。比方说画头部的时候,我觉得她的头发很长如果让头发略微地飘起来的话会更有动感,画到脸部的时候,我就让她的嘴比照片上上扬一点,这样就显得笑的更加灿烂和自然。

她穿的是白色的连衣裙,我就给她设计成了金黄色的。白色虽然看起来圣洁更纯洁,不过却过于刻板而无生气。

用了三天的时间,一个长发飘飘笑容灿烂的身着黄色连衣裙的时尚动感的女郎就跃然纸上了,不知道老者会给出什么样的评价,至少我是非常满意。

我刚画完,两个人连门都不敲就鲁莽地闯了进来,是老头和他的司机。如果他不是我的客户的话我当场就不客气了。

俩人看着我很奇怪,我看着他们也奇怪,好一会儿我才开口。

“老先生您这是刚刚参加完葬礼吗?”我看着他们的黑西服上别着的白色菊花道。

“对不起先生,我们以为您已经不在世了。”司机尴尬地道。

我明白了这葬礼的打扮感情是冲我来的。

就算是我的涵养再好,此时也无法忍受了。

“您是钱多花不掉拿我来寻开心的吗?”我大声道。

“你误会了。前几个画家都是我们敲门而没人答应,我们只好推门而入,而进来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我们以为这次和前五次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老者道。

司机可能是怕我再说出什么令他的老板难堪的话,故作轻松地道:“我想您的大作已经完成了吧?”

老者开始没看出来这是他的孙女,仔细看了半天才看出来,连声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老头给了我十万块钱,然后把画拿走了,说是要烧给孙女。

当天晚上我梦见了这个照片上的女孩,穿着我给她设计的黄色连衣裙。她告诉我虽然生在富可敌国的家庭可是并不快乐。因为没有人理解她,而那些酒囊饭袋的画家只会按照照片上的样子画她。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照片和画有什么区别,花高价请他们又有什么意义。所以杀了他们。后她说要帮我开画展。

醒了以后我摇摇头心想这不过是梦而已。

我刚穿好衣服,传来了敲门声。

老头和他的司机再次出现在了我家,告诉我昨晚孙女给他托梦让他给我开画展。

作者寄语:《同桌的鬼》–一个书名听起来好像没什么意思的书。看过了之后你就会觉得,其实比你看过的很多小说要有意思的多。
不相信吗?那点开看看,轻轻一点上面的图就可以。
写的不好是我的错,连看都不看那就是你们的错了。
重要的是我很想认识你们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