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总是对我做出中指指天的动作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长,我这样的想到。汗水将我的头发浸湿,贴在脸上黏黏的感觉格外的难受。面前K刚刚帮我买回来的冰镇汽水一直凝结着大颗大颗的水珠,有点像眼泪。

我变得有些麻木,也就是在刚刚,因为K抢了我手中的书而对他动了怒,我不知道K怎样想,我知道我是伤了他的。

K是个老实的孩子,我也意识到我每天都在驱使他,而他也依旧乐此不疲的帮助我奔波,于是我觉着自己好贱。我也曾一再告诉他你可以用我卡中的钱,不用还的。他也总说,好的,我会的。但我卡中的钱除了我花费的那些以外总是一分不少。

K总是对我做出中指指天的动作,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我对他总是笑。因为我说过,K是个老实的孩子,他才不会想那么多,也仅仅只是喜欢做这个动作而已。

现在K又一脸阳光的与别人聊天,仿佛已经忘了我对他发的怒,即使才过了几分钟而已,他一直都是这样,总是不留痕迹的。我突然为自己的过失感到后悔,K好像从未曾对我的要求有过不耐烦,尽管他经常会装成不帮你了你自己做的样子。

K有些孩子气,他曾用好几节课的时间、一大卷的胶布堆积出一个玩具纸枪,然后向我炫耀。我对他说:“很有意思吗?”然后他说:“有意思啊!”仿佛丝毫没有听出我对他的嘲讽,然后我就傻掉了。“你不觉着你很幼稚吗?”他却问我:“难道你没有童年吗?”然后我就再次傻掉了。

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童年,只因被K撞倒了一些记忆。以前总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阳光下光着身子玩水,然后全身都被晒得很黑,以至于现在总是很后悔;以前也可以与伙伴们疯跑并傻瓜一样的指手画脚,说一些现在听起来特幼稚的话。而现在我却越来越安分守己,宁愿花大把的时间去看一本小说也不愿意跟别人去打闹,坐着发呆看眼前年轻的孩子说笑。我发现我的童年早就死了,死在那个一去不返的年少。

实际上我现在也就才16岁,而我却没有正常孩子所拥有的活力,我想我上辈子一定是笑得太狂野、玩得太吵闹于是上帝都不太愿意让我享受,而注定这辈子让我变得安静,于是我也就越来越沉默。

我想我的青春也快要失去了,像年少那样死掉,我努力地想要在它消逝前寻找一点曾存在过的痕迹,但除了冰冷的钢笔以外,我找不到其他证明,然后我才知道我的青春如此乏味,它在刚刚属于我的时候就死掉了。

我知道我不会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就连写K的时候都可以扯这么远。

在写这些的时候K凑过脸来问我,“在写情书吗?”我说“不是”。

“在写分手书吗?”我说“不是”。

“我在写你。”我告诉他。

“我说你就这态度啊。”

然后他又扭过头来,“给我看看。”一脸阳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