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他恶魔般的眼睛充满了兴奋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耳边总是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他们似乎在争吵着,在抱怨着,这声音从早到晚,没完没了,有好几次明明都睡着了,却被这些声音吵醒。我终于难以忍受,看了好几家医院,却也没看出什么毛病来。于是我回到家,决定要好好的听一听,那些声音究竟在说些什么。

躺在床上,声音再次传入了耳朵,我用心一听,是个女人,在对我说:“为什么要杀了我,我根本不认识你,我只是在公园散步,你为什么杀了我?”原来是她呀,那是我第一次杀人。当时的我已经有三天没吃过东西了,不久前才因工作能力问题被炒了鱿鱼,仅有的那么点钱也都花光了,没有办法,饿了三天,实在坚持不住了,便准备出来找点吃的。我在街上不停的寻找着,就连垃圾桶都翻过了,好不容易找到半块蛋糕,可是一斜眼,看到边上有个流浪狗也在翻着垃圾桶,我便把蛋糕丢掉了,不行,我怎么能像它一样。于是,我又开始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公园,已经是晚上了,公园里没有多少人。这时,一个背着双肩跑步的女人进入了我的视线,我的眼睛几乎定格在了她的背包上,看到那里的钞票在不停的向我招手,看了看四周,已经没有别人了。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她按倒在了地上,她满脸的惊恐,不停地喊着救命,听得我心烦,于是我用双手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她的声音停止了,脸越来越红,后变成了酱紫色,双眼血红凸起看着我,眼睛里闪现了不可思议,不过我对她的表情并不感兴趣,我急忙把她翻了过去,把钱包从她的背包里翻了出来,居然只有三百多,不过也可以让我吃上一个礼拜了,拿着钱,我几乎是以奔跑的速度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餐馆,要了一大碗面,三四个炒菜,全是肉的,这第一顿可得好好犒劳犒劳自己。吃饱了以后,我便开始思考了,刚才掐死她的时候,我似乎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那是什么呢?好像是快感,我很喜欢看她惊恐看着我的样子,让我有了种高高在上的神一样的感觉,而且掐住她脖子的时候,那种全身肌肉和神经紧缩的快感也让我觉得很舒服。从那天开始,我便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杀人了。对了,耳边的声音也是在那不就之后就有了的吧。

接着,我又听到了下一个声音,也是一个女人,这声音好像更加的哀怨,“你杀了我,还吃了我的宝宝,我要报仇,要让你不得好死。”宝宝?哦,原来是那个孕妇呀。那是在我刚把那三百元花光的第一天,晚上我在街上不停的走着,寻找着下一个目标,这条街上很少有人走,因为太暗了,估计也没什么收获,刚想离开,一个孕妇出现了,她小心翼翼的走着,时不时向四处看看,当然她也看到了我,她警惕的用余光扫视着我,我的目光却定格在她跨在胳膊上的包那里。于是,我飞快的向她跑去,她也觉察到了,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这种追逐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有一种野兽捕猎的感觉,激发了我的内心的兽性,尽管她跑着,喊着,可是这路上根本就没有人,谁会就她呢?况且,她是个孕妇,那里跑得过我。没多会儿我便追上了她,把她扑倒在地上,我突然特别兴奋,迫不及待的把手向她的脖子伸去,然后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看着她的脸由红变紫,看着她满眼的惊恐,我的心情简直好到了极点。就在她没了呼吸以后,我便急忙把她挎着的包拿了过来,翻来翻去,看来她也是要买东西,里边居然放着三千块的现金,真是大丰收呀,这时一把瑞士军刀吸引了我的目光,看来这是她随身带着防身的吧,不过没起到什么作用。我的眼睛向她撇去时停在了她鼓起的肚子上,我对那里充满了好奇,好想打开看一看呀。于是打开了那把刀,向她的肚子划去,血不停地涌出来,还有她的肠子撒了一地,一层一层的划着,我的心激动极了,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肉块,看来,这就是她的宝宝了,这肉块蜷着身子,似乎已经有了头,手和脚,不过,肚脐上还有一个肉带子连着他的妈妈,我急忙划断了那个肉带,两只手将这个红色的肉球捧了出来,这手感嫩嫩的软软的,不知道味道如何呢。这样想着,我便把他带回了家,回到家里,便烧了水把他放进去煮,这样的极品,当然是要煮着吃了,要感受他的原汁原味。不多久,香味便飘了出来,我终于忍不住了,准备好了蘸料,开始品尝这迟到的晚宴。这口感和味道一直到现在还让我回味不已呢!

接着,耳边又响起了那些抱怨声和诅咒声,“你不得好死。”“你还我命来。”“你不是人,是恶魔。”“你会有报应的。”••••••这些声音一个接着一个响起,有男的有女的,有老人有小孩,我的思绪还在不停地回想着那些激动我心的经历,这时,门铃响了,我在奇怪,这是真的还是耳边回响的呢?这在思考之中,门铃又响了,我便跑去开了门,原来是送快递的,他递给我一个纸箱,说是让我签字,不过他没有带笔,于是我便回身要去找笔,不过我突然想了起来,自己并没有在网上买过东西,也不会有人给我邮什么快递,刚想转过头问问他,一把冰凉的到就插进了我的身体,我只觉得自己身体变得轻了,便飘了起来,我看到他恶魔般的眼睛充满了兴奋,一刀一刀的刺在我的身上,血流了一地,接着,他便开始卸我的胳膊,我的腿,把我切成了一块一块的,装在他带来的编织袋了,拎着了。

我追了出去,看到他的身边飘着很多和我一样满身是血的灵,它们在他的耳边不停的说着,骂着,于是,我也跟了上去,加入了那个队伍,对他诅咒和谩骂,跟着他去下一个目标那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